返回

滨化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张忠正:携五十年创业智慧 铺滨化“基业长青”新路

编辑:     浏览:36   时间:2018-08-10

0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市民营企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成为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已经成为创业创新的主要力量、吸纳就业的主要渠道和社会财富的主要来源。为了更好地展现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家在改革开放中的创业发展历程和对滨州经济建设发挥的作用,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市工商联联合滨州日报社,对我市多位为滨州经济社会发展作出突出贡献的企业家进行采访。即日起,滨州日报/滨州网全媒体推出《改革开放潮头立,民营经济先行者》专栏,报道对各位企业家的精彩访谈,从一个侧面,展示滨州改革开放的奋斗历程和伟大成就。
微信图片_20180808150520

炎夏,早九点,阳光火辣,毫不留情地咬开胳膊上的每一处毛孔,辣得人们的眼睛似乎都睁不开。穿过滨化集团总部的院子,走进办公楼,里边一片寂静,逐渐像有凉风吹拂,让人心里的燥热渐渐散去。

“致虚极,守静笃。”笔者默念。其实,记者心中的躁动,并不仅仅因为热,更因为紧张。

因为,记者将要面对的,是一位总资产达100亿元的上市企业的掌门人,是一位为滨州奉献了50年激情的古稀老人,他的专业、荣誉、故事山高水长,让人大开眼界。

在这样的纠结思绪中,工作人员已经敲门,刚介绍了半句,办公室里的白发长者就轻轻点头,眼神含着笑意,招呼我们,说:“来吧。”

这位白发长者,就是滨化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张忠正。就这样,不管记者是不是头皮发麻,是不是心头发颤,故事的大门已经开启。

张忠正招呼记者等人紧靠着办公桌坐下,面对面说,“我已经看了你们发来的材料,是不是有这么几个问题……你们第一次听这些情况,可能有些地方听不懂,慢慢整理……”他语速沉缓,口音挺重,是故乡潍坊寒亭给他的“永久胎记”。但他给予故乡的,可能远不及给滨州的多。

物资紧缺、工业乏善可陈的年代来到北镇,大学生住进“一所”的大通铺,买点日用品都得去923厂的小卖铺

1968年8月,25岁的大学生张忠正背着一个绿色的挎包,踌躇满志,来到当时只有七八个人的北镇化工厂报到,成了一名技术员。他记得,当年不少大学生来报到,很多都走错了地方,跑到了惠民县。

“那时候,滨州市还叫惠民地区,所辖12个县,行署所在地就是北镇。可是大学生不知道啊,就去了惠民县。”张忠正说。

的确,虽然惠民专区机关在1952年就由惠民县城迁驻滨县北镇,但很多外地人不知道。更何况,1958年到1961年期间,这个机关还被合并过。即使到1968年,北镇也没有行署机关所在地的城区气象,甚至不如个小县城。

那时候,还没有黄河大桥,从南边来,过黄河需要摆渡。迎接张忠正的,是“无风三尺土,张口一嘴泥”,“补土”厚的地方就没了鞋。当时的滨化叫北镇化工厂,正在庄稼地里建着,张忠正从张北公路往东走,要穿过几百米的玉米地才能拐进去。厂子里,施工、做饭、洗衣,用水全靠屋后的一眼井。

报到后,张忠正临时住在“一所”。“木板接起来,就是大通铺。雨下得大点,倒灌,屋里的鞋就飘起来了。”对于当时的居住环境,他回忆道。

“咱是革命老区啊,渤海革命老区,以农业为主,工商业极少。北三区啊,为什么叫北三区?北镇连个楼都没有,全是平房,惟一一个二层,就是新华书店那个,楼梯在屋山后头。路不多,倒是很宽,两边都是杨树、排水沟。不光厂子少,商业也不行,买点日用品就得去923厂的小卖铺,咱这里的三八商店进的货很少。”张忠正说。

923厂就是胜利油田的前身。

“当时,谁买了一辆自行车,全北镇都知道!”张忠正说得很严肃,这不是笑话,当时北镇化工厂有人外出,就要蹬上吕书记的自行车,“私家车”成了“公务车”。

张忠正说:“上班几年后,我给家里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那原来是道旭渡口一个工作人员的,结果我家人骑走的时候,路上人都说,‘这不是谁谁谁的车嘛!’”

物资如此紧缺,工业更是泛善可陈。活塞厂、柴油机厂、曲轴厂、印染厂,在建的造纸厂、化工厂,再加上个汽车运输公司,就是北镇的工业家底。再加上每个县三千吨的氨水厂,就是整个惠民地区的工业简图。

原本,北镇地处“小三线”,北镇化工厂的创办指望的是国家政策——当时备战备荒为人民,青岛工业转移,结果后来形势有变,“人家不来建了,就倒下来一些设备给我们,我们自己建。”

创业期的滨州工业,面对如斯环境,不可谓不难。

北镇各工厂一下子来了一百多个大学生,其中北镇化工厂就来了三十七八个,滨州工业迎来一次“人才红利”

那时的北镇,不如张忠正的老家潍坊,更不用说母校山师大所在的济南。但他一点也没觉得委屈,因为“大学生是国家培养的,国家分配去哪就去哪,还能讨价还价?”

而且,他发现,那一年北镇各工厂一气来了一百多个大学生,其中北镇化工厂就来了三十七八个!

因而,您看,虽然滨州工业起步晚、底子薄,但迎来一个人才大礼包啊。领导都是老革命,主力都是大学生,如此人才结构,放在今天也得羡煞众人呐,更何况当时的大学生都是百里挑一考上的,几乎全是各县区的状元。打个比方,放在今天,他们大都是985、211的优秀毕业生。

他们为啥集中来了惠民地区?

“文革期间,大学生叫做臭老九,地位不高,要接受再教育,下工厂、农场,大城市还不愿意要。但当时惠民地区的领导、厂领导真是开明,有眼光,一下招揽了这么多。”张忠正介绍,当时分配来的大学生,都是天南海北的,浙江、广东、上海、大连、济南等地,哪里都有。

没有假期、没有娱乐、没有奖金,不计回报,这些大学生技术员带着1969年进来的一百多名学徒工开始硬干。没有图纸就自己画,没有操作规程就自己写,没有销路就自己跑。早晨起来就在田埂上跑跑步,用几根废旧管子做个单杠玩玩,调剂着乏味的生活。

1970年10月,北镇化工厂投产。当时烧碱能力不足2000吨/年,职工只有200人。但毕竟起步了!

张忠正说,当时想搞新产品,换新设备,领导总是很支持:“好啊,你搞就行!”可领导都是老革命,对化工概念很模糊。怎么搞,买啥设备,到哪里买,怎么学着用,全得靠自己做调查研究,回母校求助,去上海学习,一点点琢磨出门路来。

“但是,这代领导放手让这些大学生去干,都干成了!”说出这句话,张忠正眼里神采积聚,刹那飞扬。

滨化集团先后三次改名,三次都有新变化新思路,不断乘着改革开放的强劲东风快速发展

进厂最初十年,因为家庭成分不好,山师大毕业生张忠正干了十年技术员,但今天他却认为那十年是宝贵财富。他说:“没有这十年的生产技术打基础,哪有后来的成绩?”

1978年,改革开放元年,北镇化工厂调整了领导班子,确立了以石油为龙头,发展工业产品的总体思路,终于扭亏为盈。企业自此走上了稳步发展的轨道,产值和利润连年递增。到1984年底,累计实现利税1457万元。1985年—1993年,利税从300万元增到了5000万元。

“改革开放,首先是从农村开始的,从1978年到1983年,农村改革深入开展,解决了全国人民的温饱问题。然后,改革重心转移就到城镇了。”张忠正说。

因而,滨州工业迎来了一个极重要的节点:1983年7月20日,中央提出领导班子要实现“四化”——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

1984年,为了与滨州市(县级市)统一地名,惠民地区党政机关驻地北镇改为滨州。北镇化工厂也改名叫滨州化工厂。在整个惠民地区,一批懂技术、会管理、专业知识强的青年知识分子走上了各机关、企业的领导岗位,成为县级、副县级干部,而且多是跳级、破格!县长提为地区专员,办事员提为局长!而张忠正走马上任滨化厂长。

“一大批出身不好,但学历高的人出头了。”而且,这些人都是在基层摔打、磨炼多年的骨干。1984年底,张忠正走马上任滨州化工厂厂长。并且,企业由原来党委领导下的厂长分工负责制转为厂长负责制。

针对企业当时的情况,利用身在胜利油田腹地的优势,该厂提出了“服务油田、壮大自己”的新思路,几年内企业新上15万吨/年的炼油装置,1000吨/年的破乳剂装置,3000吨/年的环氧丙烷装置,烧碱能力也扩大到2万吨/年。同年,滨州化工厂实现销售收入1418.34万元,实现利税300.27万元,利润148.28万元,一举跻身滨州骨干企业行列。

此后,滨化就像一只展翅的鲲鹏,乘着改革开放的强劲东风,扶摇直上。几乎每年,滨化都有成功的技术革新和技术改造,都有新项目上马!

2000年,滨化第二次改名,改为滨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那时,企业开始注重调整、重组、提升,从2000年到2005年先后做了10件大事。其中包括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合作,成立了中海沥青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打造了中海36—1重交沥青这个民族品牌,实现了国产重交沥青出口零的突破;重组了沾化海源盐化公司,成立了山东滨化海源盐化公司,解决了企业的原料供应;组建了龙口滨港液体化工码头,建成了5万吨级的液体化工码头,涉足大物流领域等。“十五”期间,滨化淘汰了前30年的装置,使各套装置的能力水平得到了大幅度提升。这些举措使企业实现了第二次腾飞。

2007年,滨化第三次改名,改名为滨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完成了产权结构调整。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企业制定了“一个目标,两个重点”的发展战略:即投资25亿元,按照循环经济模式建设东瑞公司和滨阳燃化项目,重点抓好安全生产、环境保护,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双赢。同年,滨化实现销售收入162.32亿元,实现利税25.34亿元,实现利润10.11亿元,成为山东省内的领军企业。

2010年2月23日,虎年春节后的第二个交易日,当时已经白发满头的张忠正,亲手敲响上市钟声的画面,定格为那个冬天最亮丽的一道风景。山东滨化成为那3年中山东省内惟一一家叩开A股大门的企业,融资20.9亿元。

2017年,滨化集团转型升级装上了“清华引擎”,“滨化心”+“清华芯”为未来五十年铺路

栉风沐雨五十年,张忠正怎么还这么拼?

“我今年七十多岁了,正常的话,都退休十五六年了!谁不懂得颐养天年啊?我还舍不得这点工资吗?”

“但滨化是个股份制企业,现在正好是在转型时期啊。我们提出打造‘百年企业’,前五十年过去了,后五十年怎么办,要给企业铺路,给年轻人铺路啊。没有远虑,必有近忧啊。”

“企业是什么?企业就好比是一个斜坡上的球体。这是在1987年,张瑞敏告诉我的。他画了一个图像,企业就像是这个斜坡上的球体,如果没有牵引力、支撑力,下滑就很快,牵引力、支撑力必须要大于下滑力。”

“今天讲新旧动能转换,其实哪个企业的发展不是新旧动能转换的过程。如果不主动转换、淘汰落后产能,只有死路一条。我参观过一个企业,三年没变化,老宣传自己过去的成绩,我就说它快完了,结果没多久就垮了。我们见过的破产企业太多了。我们必须抓人才抓创新,研究国家的产业政策、大政方针,顺势而为。”

……

张忠正边说边画,“其实,与高校、高等科研院所的合作,是滨化整个发展历程中突出的特点之一。从四五十年前与山师大、石油大学合作,到今天与北京清华工业开发研究院合作,装上了‘清华引擎’,都是一以贯之的。”

采访最后,笔者请张忠正简单总结这五十年来的创业感受。

“企业家就像是象棋上的小卒,只能向前不能退后!过了河,可以两边走走,也只能向前。你只要选择了这个职业就不要后悔,必须一拱劲地往前。”张忠正语速快了起来,情绪有点激动。

笔者小声问:“这太苦太累了吧?”

他说,“是苦是累啊。可谁让你选择了这个呢!”“艰苦创业、无私奉献,我们不能忘记初心啊!我们不能忘记,建党初期那么多死难烈士的初心呐,我们不能忘记滨化创业,最初那种奋斗精神啊……”

可能因为笔者年轻,让张忠正想到新一代大学生有躲避艰苦选择清闲浪费才华的情况,所以有很多话要说。

从工业讲到革命,从烈士讲到青年,从大学生又讲到自己,他感情走向深沉,语气又高亢起来,说者、听者,一起心潮澎湃。

让笔者惊讶的是,他又拿出自己的笔记本,说:“我正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5月2日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的讲话,他在2014年对大学生提出了四点要求,这次又提出了四点希望。讲得真好!”然后,把要点逐条念给我们。这时,采访时间已超两个小时。

笔者想,他如此认真,逐字逐句地念,哪里是单单念给我们听,他是要念给更多的滨州青年听啊!

记者感觉,面对纷繁、剧变的全球市场,张忠正身上依然有饱满的青春斗志,依然在艰苦却激情地前行。

2017年,滨化集团与北京清华工业开发研究院合作以来,滨化集团转型升级装上了“清华引擎”。“滨化心”+“清华芯”,滨化朝自己开刀,为未来五十年铺路!

 

这说明,滨化集团正青春,眼神里闪烁智慧光芒的张忠正,正青春。

(转自滨州网)




 

发布服务 发布需求
关注
山东网上工商联微信公众号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