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滨州浙江商会会长李小得:小中见大意,得惠悟天机

编辑:     浏览:23   时间:2018-09-10

0

 

雷军说,“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话糙理不糙,无非是对“形势比人强”更世俗化的注解——识时务者,更容易成为俊杰。

浙商,靠什么贴上成功、财富的标签,续写晋商、徽商的传奇,一跃成为为今天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商帮?勤奋、敢闯、头脑灵活,这些都是基本条件。在这个被技术革命推动加速度飞奔的时代,对趋势的敏锐嗅觉,对“风口”的孜孜以求,似乎是愈加关键的因素。

从眼镜到服装鞋帽,从通讯设备到房地产开发,从生物科技到智慧城市,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却有一个共同之处——在改革开放40年历程不同时期、不同节点,它们都或大或小扮演着“风口”的角色。

滨州浙江商会会长李小得。

从挑着眼镜担子在老北镇走街串巷的浙江小贩,到滨州、北京、合肥、上海倏忽往来的浙江商人,李小得就是在这些行业间一次又一次奋力跳跃,为自己的商业版图开疆拓土。

不错,审视滨州浙江商会会长李小得30年的创业历史,会有眼花缭乱的感觉。确实,身形闪转腾挪,脚步跳脱灵动,与变幻莫测的商业气候鱼水相得,他伴着《看我七十二变》的节拍翩迁起舞,抒写了一个浙江商人从草根到大树的传奇。

透过跳动的舞步,我们可以品味草根创业的酸甜苦辣,可以品味商场杀伐背后的友情亲情,应该也可以勾勒出一个浙江商人的简笔肖像。

文化·基因

与绝大多数走南闯北、白手起家的浙江商人不同,李小得原本有机会过另一种安安稳稳的生活。“说心里话,在朋友中我的家庭条件还是比较好的。1987年高中毕业后,家里帮我在当地水产公司安排了工作。可是第二年我就辞职下海了。同学朋友几乎都出去做生意,四海闯荡,我太羡慕他们了。”

对于一个台州人来说,这个抉择完全可以理解。台州,是浙江“七山一水两分田”的缩影。土地少、自然资源少,先天的不足,让台州领改革开放风气之先,成为中国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城市。在李小得的青葱岁月,在家搞加工,外出搞推销就是台州人谋生的常态。虽然企业个头小,做的产品小,但他们的格局已经放眼全国。

“台州是重要的眼镜生产基地,产量占到全国的40%—50%。我的朋友们在全国各地做眼镜生意,有一些资源,也让我对这个行当有一定的了解。”机缘巧合,李小得挑上眼镜担子一路向北,来到滨州。“决定留在滨州,主要是因为这里的人实在——我在这里交往的朋友、合作的伙伴,都特别讲信誉,特别好相处。”

“那个时候太阳镜还不流行,主要卖老花镜、近视镜,还有变色镜。大家也不太讲究,看好款式挨个试,哪副合适就买哪副。”大概有半年,李小得要么是挑着担子走街串巷,要么在老汽车站摆摊。“后来我发现,黄河二路上的百货商场没有眼镜业务,就找他们的负责人商量,在商场一楼租了三节柜台。”1988年下半年,李小得由行商转作坐贾,对事业的要求也随之提升。“我专门去天津的眼科医院培训了两个月,添置了验光箱等设备,具备了验光配镜的能力。”

那时候滨州的眼镜店还别无分号,加上南方货特有的物美价廉,李小得的生意顺风顺水。“柜台很快增加到5节。1993年5月,我正式注册了大明眼镜有限公司。2000年公司搬到百货大楼,一直经营到现在。”

就在1993年,李小得开始了向服装、钟表领域的第一次跨越。“你记不记得滨州曾经流行过红蜻蜓、富贵鸟这些高档皮鞋品牌?我就是滨州的总代理。”李小得嘴角上翘,双眼眯起。上世纪九十年代,滨州人腰包渐鼓,眼界初开,带动了服装鞋帽市场的红火。“我在百货大楼、百货商场都开设了品牌专柜。那时候生意真的好做,遇到礼拜天,一个服务员常常要同时服务五六个顾客,一天可以售出五六十双皮鞋……”

显然,那个特定年代下的火热市场,留给李小得一段美好的回忆。或许,这一次闻风而动的案例,也奠定了李小得经营风格的灵动基调——绝不抱残守缺,永远把事业之舟向青草更青处漫溯,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朋友·机遇

几乎就在眼镜、皮鞋生意风生水起的同时,李小得又把脚迈向了一个全新的领域,挖到了事业的“第一桶金”。“1994年,我家乡的朋友找到我,希望我帮助他在滨州开展通讯设备业务。”“浙江的通讯器材业很发达,上海、杭州、南京这些大城市旧设备维修处理、新设备销售安装等业务,很多都是我们老乡在做。”“我们在老家挂靠了一家公司,与滨州当地的邮电局联系业务,主要做无线基站设备销售和安装。”

市场越做越大,1997年,李小得在北京注册了公司,决定面向全国发展。“当时移动通讯刚好由模拟信号向数字信号转轨,设备需求量特别大。1999年是生意最好的一年,我们的业务基本‘垄断’了山东、河北、安徽、湖南四个省,市场占有率超过90%。”

这是李小得事业的第一次辉煌。他更大的收获,是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独在异乡为异客,在北京发展的浙江老乡每个月都聚会几次。“2001年,我们成立了北京浙江企业商会,遇到事情大家彼此有个照应。那个时候马云事业也是刚刚起步,我俩都是商会的常务副会长。”李小得指着墙上的一幅照片说:“这一排十几个人,除了我,现在每个人身家至少都是几十个亿。”那大概是商会的某次聚会,一群今天耳熟能详的商界精英雄姿英发。马云在李小得的身侧,还没有站在C位。

滨州浙江商会会长李小得。

2005年初,李小得难逃窠臼,终于投身如火如荼的房地产领域。“刚开始是跟几个朋友做,小股东。2010年我注册了自己的公司,正式把重心向房地产领域倾斜。第一个项目,就是中央公园。”“现在重点做的项目,是联合9个股东在河北廊坊永清县开发的浙商新城。这个项目占地3万亩,计划投资300亿元。因为北京市计划把所有的物流市场全部迁出五环,浙商新城最初的设想就是承接这些物流市场,同时立足地处京津都市1小时交通圈之内的区位优势,打造一座集服装产业、旅游休闲、国际会议、生活商贸于一体的京津生态卫星城。”“项目目前已经开发10600亩,后续开发还得持续一段时间。因为有专业团队运作,我也抽得出精力做其他的事情。”

其他的事情,是与上海华宿电气合作试水智慧城市。李小得当然不会错过信息技术这个风口。“华宿电气拥有智慧用电安全创新的核心技术,是国内这个领域第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是我十几年的老朋友。”2017年4月,李小得在合肥成立天玺投资有限公司,正式涉足物联网领域。“现在看一切进展顺利,去年公司已经实现销售额4000万元。我们全力以赴,争取5年内被华宿回购。这是我们的大目标。”

从眼镜服装到通讯设备,从地产开发到信息科技,李小得的每一次跨行,隐隐约约都有朋友的助力。抱团发展,合作共赢,似乎是浙江商人的特色。而能够被朋友信赖,分享机遇,更多的是得益于李小得的人品。

亲情·传承

北京、上海、合肥、苏州,滨州正处在李小得商业版图的地理中心。虽然事业已经拓展到天南地北,这里仍是他的根据地。为他留守大本营的,是妻子项玉琴。

承袭家乡的风俗,李小得结婚很早。1988年,在滨州的事业刚刚有了点眉目,李小得抽空回家结婚,带回来一个并肩创业30年的“战友”。

“那些年真是忙呀。我们俩在店里从早忙到晚,孩子都顾不上。大儿子李玮上小学,一直是住在老师家里的。”那些眼镜、钟表、皮鞋、通讯器材齐飞的日子,项玉琴至今难忘。“现在好多了,我主要打理眼镜公司和富泰国际·中央公园的物业,每天可以接送小儿子上学放学,帮着照看孙子。”

为共同的事业并肩打拼,成为彼此人生的坚强依靠,琴瑟和鸣,让人感叹家和万事兴的真理。

滨州日报/滨州网记者采访李小得。

与李小得交谈,项玉琴一直在旁倾听,除了订正个别时间、事件的细节,她很少插话,除了谈到儿子。“小儿子才上小学,功课我都辅导不了啦!”这个商场上不让须眉的精干女子,也会遭遇幸福的无奈。

儿子,是夫妻俩的骄傲。

或许自幼被父母的勤奋熏陶,长子李玮懂事很早,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考高中那年,恰逢天津名校耀华中学来滨州招生,他顺利考取。“全国只招100个,几万人报考呢。”项玉琴说。高考成绩优异,李玮本来有很多选择,但他还是遵照父亲的意见读了上海电力大学,毕业后在滨州专业对口参加了工作。三年后,他也像父亲一样辞职下海,加入了家族事业。

“叫他先在公家单位磨炼磨炼,学习怎么样待人接物。”李小得说,“辞职以后,我们把滨州的一个房地产项目交给他,练练手。现在看,他适应得很快。”也许自带创业经商基因,也许早早就有了离开父母历练的机会,从上高中开始,李玮就自己去做一些洗碗、发传单之类的零工。“我越来越发现,很多事情孩子有自己的想法。有时候我都会怀疑,我是不是过多干预了他的生活。”李小得笑着说。“有一次朋友们一起吃饭,我悄悄地问李玮,要不要跟你马云伯伯合个影留念呀?他说不。后来,我问他为什么不?他说,合影干吗?摆在那,不知道的说是PS的,知道的笑话我虚荣。到时候再说吧。”

年轻人的心气不同凡响。儿子独当一面的能力,更让父亲放心给他施展拳脚的空间。

时代不同、起点不同、成长环境不同,两代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也会不同。改革开放40年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终将让出舞台,对于很多家族企业来说,交接班都是一次考验。而早婚早育的李小得,焦虑这个问题还早,夫妻俩还有更多的时间下指导棋。但无论如何,现在,儿子是他们的骄傲;未来,儿子终是他们的希望。

公益·责任

2009年浙江、北京两省市领导接见在京浙商代表合影留念。

2009浙商大会上,李小得荣获“浙商创新奖”。有朋友说他更应该得到另一个奖项——“浙商社会责任奖”。确实,比之经商,他的社会活动可能更加丰富多彩,他的社会责任也更加直白。

李小得获2014年度北京浙江企业商会优秀表彰评选“家乡发展贡献奖”。

李小得获得“浙商(省外)创新奖”“2015年家乡发展贡献奖”等荣誉。

1997年,滨州面向全市外来投资创业者成立了外商理事会,李小得被推选为第一届会长。2007年滨州市浙江商会成立,他又被推选为会长。事业越大,他的社会兼职也越多。“有一天一个老领导打电话,说一起吃个饭。我去了之后才发现,到场的有七八十个做眼镜的同行。原来这天市眼镜行业协会成立,非要推选我做会长。”李小得说起一次“受骗”的经历。“既然大家信得过我,当然要尽力搞好服务。协会首先引导会员加强自律,然后出面协调相关职能部门,协助他们做好管理工作。商户经营更加规范,管理部门省心,消费者放心,皆大欢喜。”

竭尽全力为会员们搞好服务,只是李小得社会活动的一部分。早在2007年之前,李小得夫妇用于资助贫困学生的款项就超过了600万元。2008年5月汶川地震,李小得定制了3万件雅戈尔品牌T恤,送到抢险救灾一线。2011年3月,李小得夫妇又出资100万元成立教育基金,定向扶助滨州学院的贫困学子。

获评山东省工商联系统“五好商会“称号。

1955年1月18日,解放军攻克浙江台州一江山岛,全歼国民党驻军王生明部1100人。解放军阵亡官兵454人,其中牺牲的39名滨州籍军人中,惠民籍就占了34名。由于条件制约,很多烈士家属未能到亲人长眠之地看上一眼。2010年,滨州日报社发起了“为长眠在浙江台州的滨州籍烈士寻找亲人”活动。作为在滨州创业的台州人,李小得责无旁贷,为30余名惠民籍烈士亲属赶赴浙江台州祭奠亲人提供了大力支持。“台州,是我的故乡。在学生时代,我就常听老人们讲起解放一江山岛的革命故事,也曾多次到一江山岛革命烈士陵园祭扫烈士墓。”李小得说,“1988年,我来到滨州创业。30年来,在滨州各界朋友的帮助下,我的事业一步步发展壮大。滨州,已经成为我的第二故乡。”2011年3月,李小得投资50亿元兴建的中国(李庄)国际绳网产业园项目正式启动。“企业在自身发展壮大的同时,也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我愿意为烈士家乡奉献爱心。”

爱心与责任,必定会得到社会的认可。从滨州撤地设市算起,李小得任满了3届市人大代表,又被推选为市政协委员。“现在,我的根扎在了滨州,回台州的次数越来越少,孩子们已经连家乡话都听不懂了。”不过,李小得每年春节一定会返回台州椒山老家。“从张德江担任浙江省委书记起,历届省委书记春节都会为外地的浙江商会会长写一份亲笔信,交由市委书记送到家里。”李小得说。

“小中见大意,得惠悟天机”,李小得办公桌旁的墙上,挂着这样一幅楹联。不同的人看到它,一定会有不同的感悟。

2018年9月3日《滨州日报》第5版。

记者 周昆 摄影 张丹   滨州日报/滨州网  
 

发布服务 发布需求
关注
山东网上工商联微信公众号
点击排行